法晚爆料台| 法晚邮箱
法晚网
首页>正文

司法部监狱局离休副局长王增铎:14载帮教之路

2018-08-1017:06:52来源:法制晚报

x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于忠洋)曾任司法部监狱管理局副局长的王增铎,离休后始终放不下高墙内的孩子。从2004年开始,王增铎先后与北京市未成年人管教所的13名未成年犯结成了帮教对子,每月至少一次的入监谈心、为即将出监的未成年犯张罗工作、自掏腰包买蛋糕给服刑孩子过生日,这一干就是14年。“如今我也小有名气了,未管所里的孩子都知道有个王爷爷,都想和我结对子。”王增铎笑呵呵地说。

只有亲情修复起来,改造才能稳定。”

2016年,王增铎与小江(化名)结成了帮教对子,这是王增铎的第十三个帮教对象。

因绑架罪入狱服刑的小江,少年时期曾上过武校。由于缺钱,小江伙同他人绑架了一名干部子弟,并给其父母打电话索要200万“赎金”,期间失手将被绑架的孩子勒死。“一时冲动”毁了两个家庭,小江也因此被判处无期徒刑。

自幼父母离异,一直跟父亲生活的小江,始终与母亲有联系。然而在其服刑期间,母亲不幸去世。父子俩人虽说不上亲密,每月总能按时见上一面。

后来父亲和一位年龄小十几岁的外地女子结婚,小江心中始终不愿接受。在一次填写会见名单时没有填父亲的名字,导致小江的父亲拿身份证来探视被拒之门外。父子俩的感情一下子僵化了。

了解情况后,王增铎首先找到小江,跟他讲明道理。“你父亲在某些方面确实有缺点,但总是你的亲爹嘛,现在你也长大了,应该多体谅体谅,多交流交流。”在此后的一年内,经过王增铎和监狱民警的百余次谈心和心理矫治,终于化解了小江的心结,同意和父亲见面。

与此同时,在2017年9月初,王增铎与未管所领导对小江的父亲进行了家访。同行的未管所干警详细介绍了小江在未管所的情况,由于表现良好,小江当上了班长,还获得了十多次减刑,即将在2018年初出狱。

听闻了儿子的表现情况,小江的父亲袒露了自己的想法,“儿子这么大了我也没怎么管过,心里也内疚。就是儿子不让我见他,很生他的气。”

“孩子的错先不说,做父母的想想对孩子的体贴够不够,是不是还有点差距,”王增铎进一步劝导说,“现在小江也快出狱了,你是他亲爹,未来还要一起生活。孩子今年30岁,还得成家立业,这些你得好好考虑呀。儿子的错是儿子的,作为当爹的,该付的责任还是要付……”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劝导,小江的父亲同意见面,并表示一定会努力改善父子关系,等儿子出狱了要和他一块儿住。

2017年10月的一个下午,北京市未成年人管教所的一间会客室内,小茶几上摆满了王增铎买来的糖和水果。经相关领导批准,小江父子可以再次见面。父子相见的一刹那,两人抱头痛哭起来。多年的心结,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化解。

“只有亲情修复起来,改造才能稳定。”多年来,王增铎为了修复帮教对象与家人的关系,累计驱车6000多公里,先后深入到门头沟、怀柔、延庆、平谷、海淀、大兴等山区,进行十余次家访,同帮教对象的亲人面对面交谈,介绍其在监狱的表现和思想状况,使帮教对象早日回归社会。

“扶上马再送一程”

小江在出监前告诉王增铎,自己想搞快递,“快递挣钱快,辛苦我不怕。”

对于小江的打算,王增铎表示支持,还找来快递相关书籍、材料,并把目前国内快递发展现状、从事快递存在的风险都告诉他,督促小江抓紧时间学习互联网知识和英语,出监后学习驾驶技术。

已经于今年3月份出监的小江按照王增铎给他制定的规划,马上就要完成学车了,对于未来的生活,更多了一丝期待。

十三名帮教对象出狱后的工作,王增铎都没少费心。“帮教是任务,但我还要管他们的工作,出狱后扶上马再送一程,有了工作生活安定,以后就不会再犯罪了。”

因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的小军(化名)是王增铎的第三个帮教对象,2009年出狱后便来到北京沟门金属福利加工厂负责数控机床加工工作。由于技术好,得到了老板赏识,工作三年后被推荐到某中外合资汽车公司工作。工作勤勉的小军经过两年努力,当上生产线线长,如今管理着40多名员工,多次被评为先进生产工人。

北京沟门金属福利加工厂能够接收刑满释放的未成年犯,王增铎功不可没。

2007年6月初,王增铎带领帮教小组到怀柔区深山里对第二个帮教对象进行家访,正好遇到怀柔区政协委员、北京沟门金属福利加工厂总经理在当地扶贫。在交谈中王增铎询问可否接收刑满释放的未成年犯,他当时就答应了。

经过努力,最终促成了未管所与怀柔司法局联合在北京沟门金属福利加工厂建立了安置帮教基地,接收怀柔籍刑满释放的年满18周岁的未成年犯。

在先后的几年时间里,共有22名刑满释放的怀柔籍未成年犯到北京沟门金属福利加工厂就业,其中许多人成为企业的中层骨干,小军就是其中之一。

在王增铎的帮助下,13名帮教对象,有人成了出租车司机,有人在民营企业工作,有人自主创业成立公司,都有了固定收入,生活安定,娶妻生子,走出了人生低谷,踏上了正轨。

这其中的三名帮教对象,在回归社会后结婚时,还特意邀请王增铎参加并担任证婚人。小军的女儿出生时,特意打电话、发照片给王增铎,分享这一喜讯。

“作为离休干部,要发挥正能量”

王增铎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自己为每一名帮教对象都建立了档案,每次会见前都会写谈话提纲。多年的帮教工作,王增铎总结出了一些经验技巧,也有了不少发现。

“我每次都是以长辈的身份和他们交流,毕竟年龄在这嘛。我都先问他们爷爷老爷多大岁数,发现都没有我年龄大,慢慢距离就拉近了,”王增铎说,“现在我也小有名气了,未管所里的孩子都想和我结对子。”

每当帮教对象过生日,王增铎都会组织其家人前来,并自掏腰包买蛋糕买水果给孩子们过生日。“许多孩子家里穷,父母又不管,甚至都没过过生日,生日歌响起来,蜡烛点起来,亲情自然而然就来了。”

在和帮教对象拉近亲情的同时,王增铎更注重进行普法教育。“我发现他们大多数都是法盲,几个小孩没钱了,趁公共汽车司机下车围上去要钱,不知道这样就犯法了;还有的小女朋友开花店缺钱,硬逞能,结果去抢劫出租车司机。”

对于结成帮教对子的未成年犯,王增铎首先让其认识到犯罪的危害,从而认罪,服罪,再进一步引导其自觉接受改造,积极悔过自新。在一次次的促膝谈心、循循善诱中,使得未成年犯懂得了什么是正确的社会公德和价值观念,树立新的人生观、价值观和道德观。

从2004年,中央国家机关“两院四部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安全部、教育部和卫生部)离退休干部工作部门在北京未管所启动“银色之光”帮教活动开始,王增铎担任司法部帮教小组组长,一干就是14年。

14年来,同组的老哥们老姐们由于身体或家庭等原因,先后退出,只有组长王增铎一直坚持帮教至今。

谈及原因,王增铎一度哽咽,“作为离休干部,要发挥正能量。”王增铎夫妇都是烈士子女,从苦难岁月一路走来,对于共产党员的责任,有着更深刻的理解。

若不是采访前已然得知,很难相信眼前的王增铎已经84岁高龄了。2个多小时的采访,王增铎老人逻辑清晰,声音洪亮,讲到情起时还起身为记者演示,令人印象深刻。但王增铎向记者透露,其实自己患有糖尿病,高血压,腰椎管狭窄,经常脚麻,下台阶需要人搀扶。

今年,考虑到王增铎的身体和家庭情况,有关部门领导建议、希望他能够多休息休息,但是王增铎向记者表示,只要身体条件允许,还会为党的事业做力所能及的贡献。

王增铎在监狱人民警察等人陪同下看望失足少年 司法部供图

王增铎和失足少年亲切交谈 司法部供图

在王增铎的努力下,失足少年一家人的关系开始逐渐转好,他们相聚一起其乐融融。司法部供图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责任编辑:郑月(EK012)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法晚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1204457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02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聘人才| 法律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