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晚爆料台| 法晚邮箱
法晚网
首页>正文

女驴友在凤凰岭失联超十天 救援者解读四大困局

2018-06-0516:37:08来源:法制晚报作者:张子渊

x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 张子渊)截至6月5日,33岁的驴友朱女士在北京凤凰岭走失已经十天了,经过上周末两天大规模的搜救后,救援工作陷入了僵局。目前救援队的指挥部已经撤离,朱女士的家属和朋友还留在凤凰岭消防中队,心中一片迷茫。

李云本来是约好和朱女士一起爬凤凰岭的,因为有别的事情没能同行,她是第一个发现朱女士失联并报警的人。“哪怕是有最坏的消息都能接受,现在这种情况,都不知道怎么跟家属交代。”李云说,救援的驴友们刚来的时候,都认为朱女士有预设轨迹,找起来并不算难,当时都满怀信心。但几天下来,救援队人困马乏,却一点新线索都没找到。

蓝天救援队在搜寻朱女士

救援人员中,有一些是参加了十年前搜寻铁驼山走失的驴友任老师的人,他们都认为这次搜寻和十年前有很多相似。十年来,搜救人员的经验有了更多的积累,救援设备有所增强,搜救队伍的素质也有了很大的提高,但结果却还是一样的。

救援之困

搜救人员多为兼职 难以保持持续性

5月26日,33岁的朱女士独自进入凤凰岭地区爬山过程中失联。此后几乎每天都有包括消防中队、民间搜救队等上百人参与搜救,然而仍未找到踪迹。

6月2日,凤凰岭险峻的山岭暴露在阳光灼射之下。清晨刚过,大批驴友就在凤凰岭消防队的操场上集合,用李云的话说:“两三百人,很壮观,也很让人感动。”直到上午十点,仍旧有驴友不断赶来,希望参与到救援中。

在消防中队的会议室,各支救援队的领队成立了临时指挥部,正开会分析救援情况和进展。其中一个搜救人员说了一句:“这次救援再次暴露了户外救援的问题。”欲言又止后,他建议找人下到断崖下面去排查,因为断崖太深,光在上面看,很难看到底下的情况。但大家都顾虑其危险性,毕竟有这样设备的人不多,有这样技能的人也不多。

一名皮肤黝黑的浩天救援队队员斜瘫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他已经连续三四天没有回家,一直在山上搜救。有朱女士的朋友向他表示感谢,他说“应该的,都是驴友”。

蓝天救援队在搜寻朱女士

搜救人员“大东”说,“能坚持就好,只有始终坚持,才能够对线索梳理的更清晰,对地形掌握的更熟悉,发现线索的几率也就越大。”不过,现实是,不仅仅是热心驴友,包括救援队成员也都是民间组织,兼职的居多,很难做到在搜救事件中从一而终。

在搜救人员聊天的过程中,有人提到了十年前铁驼山搜救任铁生老师的经历,他认为任老师和朱女士的情况很相似,但对任老师的搜救至今没有结果,他们很不希望朱女士也陷入这种困局。

线索之困

片区排查结束没有新线索 只能暂停大规模搜救

任铁生是北京五中的地理老师,有着三十多年的户外经验。2008年9月30日,61岁的任老师独自一人前往门头沟妙峰山一代徒步登山失联,驴友们连续搜寻数十天,除了在铁驼山上发现了任老师留下的标记和求助字条外,至今毫无结果。

十年前在铁驼山搜救任老师的总指挥之一、绿野救援队的发起人“毒虫”这次也参加了对朱女士的搜救,但因为工作原因,他不得不在6月2日离开指挥部。他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朱女士事发的时候,他不在北京,5月28日他回到北京后就带着绿野救援队去参与搜寻,第三天他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就没再去。到了5月31日,朱女士的家属找到他,认为他有搜索任老师的经历,也有较多户外救援的经验,希望他能帮助搜救。

“这种事情人命关天,不好推脱。”于是,“毒虫”推掉了工作上的事情,去凤凰岭成立了临时指挥部,将参与搜救的队伍结合起来,沟通信息分配片区,逐个排查。

“毒虫”说,朱女士失联的情况与任老师非常相似,都是一个人出行,都是对地形和道路有一定的了解,也都是在途中走错了路。唯一的不同是,朱女士在出发前预设了轨迹导航,朱女士在途中也一直和外界联系,还发出了“走错路”的信息。而任老师当时不具备实时发布信息的条件。所以,在刚了解到朱女士失联的事情后,他也一度有信心在几天内完成搜救。

一位参与过搜救任老师的驴友说,朱女士失联前留下来的线索很关键,有了出行轨迹就可以大致判断她的活动范围,相对来说就缩小了搜寻范围。十年前搜寻任老师的时候,就因为没有轨迹,搜救人员都不知道任老师的方向,直到几天后才从一个任老师的朋友口中得知,任老师有可能前往铁驼山,后来果然在铁驼山发现了任老师留下的求助字条,但却已经耽误了搜救时间。

指挥部将搜救工作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72小时内用尽可能多的精干力量,根据失踪人可能的轨迹进行搜寻,这“黄金72小时”往往能够“救命”。第二阶段是按照片区排查,就是将搜索范围划分成几个片区,由搜救队伍排查片区内是否有线索,在排查一遍后,还可以进行交换排查,进一步确定片区是否还有搜寻的价值。到了第三阶段,指挥部的功能就基本丧失,将变成由搜救队伍根据自身情况进行力所能及的进行搜索。

“毒虫”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6月3日的大规模搜救后,指挥部已经和家属进行沟通,目前已经进入第三阶段,除非有新的有价值的线索,否则暂时将不再组织有规模的大范围搜寻。

协调之困

救援队无法调取更多信息 希望能有绿色通道

搜寻失踪驴友的三个阶段,也是救援队通过近年来的学习和经验得出的。“毒虫”很坦然的说,十年前搜寻任老师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什么三个阶段,“那次搜寻动用了3000多人次,是驴友圈里最著名的一次,当时分工并不明确,很多都是拍脑袋想出来的,很粗浅。”

蓝天救援队队长、发起人“远山”当时也是参与搜救任老师的主要成员之一,他回忆起十年前的搜寻直言不讳:“当时也不过百十人,培训也少,现在北京地区就三千多人,全国十几万人,装备上和经验上比国外的专业救援队一点不差”。

“远山”回忆,十年前搜寻的装备都是驴友们自己带的,很多驴友也没有什么专业技能。这些年来,蓝天救援队通过发展,学习了国内外的先进经验和技能,设备上也大大提高,卫星、电台、红外夜视、无人机等设备都有,还有了高空救援的能力。

作为户外爱好者,李云当然也了解户外救援这些年的发展,也能够知晓救援人员的艰辛,但是作为失联者的亲友来说,她仍旧觉得“还是在用最原始的办法,靠人力搜索”。有网友也认为,从任老师到朱女士,户外搜寻这十年来没有任何发展。李云的语气显得并不甘心,她还是希望手机运营商能够帮助提供朱女士的手机信号的线索,这样或许大规模救援就会重新启动。

蓝天救援队使用无人机搜寻

“毒虫”认为,如果运营商能够提供更多信息给救援队,当然对于搜寻有很大的帮助。但他也很理解运营商,“不能说我打着救援队的旗号,就随便去调取一个人的手机信息,这样客户的隐私就无法保障了。”

不过,他觉得出现驴友失踪这种情况后,在家属报警的情况下,可以由警方出面来与运营商沟通获取更多信息。“这属于特事特办,类似于一个绿色通道,肯定比走程序要好得多”。

当然,即便如此,“毒虫”等救援人员也承认,驴友走失毕竟是个小概率事件,而且高科技手段也不能保证就一定能够有作用。“之前发生过飞机失联事件,多国使用了最先进的手段都无法找到。”救援人员都不约而同的以此举例。

“毒虫”和“远山”都认为,说十年来户外救援没有发展肯定不对,组织上、经验上、装备上、人员的素质上都有了很大的进步。“这次都是成队伍来的,单打独斗的少了,比十年前好组织多了。”

“毒虫”告诉记者,在山上植被茂盛、地形复杂,5米之内就无法用肉眼观测,登山者摔到哪里很难被发现。失联人员的搜寻一直都是户外救援的难点。

导航之困

各种户外设备精度还不够 很多危险无法反应

在搜寻朱女士的救援指挥部内,有驴友谈论起六只脚和户外助手这类手机APP,他们都能够为户外爱好者提供导航帮助,这在十年前是没有过的。

六只脚的创始人崔磊这次也去凤凰岭参与搜寻朱女士,崔磊认为按照六只脚导航的轨迹,朱女士“几乎不会遇到危险”,这一点“毒虫”也表示认可。

但“毒虫”也提到,目前各种导航设备的精度并不理想,“等高线都是按照平均10米来做的,如果碰到一个8米的悬崖,可能就反应不出来。”

“远山”则告诉记者,技术上目前还是无法完全解决驴友走失的问题,除非使用北斗卫星设备,但对于普通驴友来说,还不太现实。目前北斗APP的开发目前还不完善,如果能够在手机上市的话,开通短报文服务,在山区也可以通过卫星来发求助信息,也可以通过后台调取位置,这样在出行和救援的时候就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但同时,“毒虫”则认为仪器在出行的时候都是辅助的,不能起到决定作用。最关键的还是失踪者本人。往往一个失踪事件都是当事人一个接一个的错误导致的。“比如,任老师和朱女士都是走错了路,但无法判断他们走错路后是如何选择的。但根据一般的户外安全常识,走错路最安全的方式就是原路返回,哪怕你来时的路很坎坷,很陡峭。如果无法原路返回,那么留在原地不动等待救援也比盲目乱走要好。”

“毒虫”认为,对于户外爱好者来说,最大的危险仍是独自出行,这是户外运动的大忌。组队出行遇到危险总会有一个人把求救信号发出去,就算不愿意多人组队,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哪怕只有两三个人也好。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责任编辑:龙静玉(EK010)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法晚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1204457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02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聘人才| 法律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