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晚爆料台| 法晚邮箱
法晚网
首页>正文

高管离职身背竞业禁止令 为避追查“隐姓埋名”仍被查

2018-05-2418:06:27来源:法制晚报

x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周蔚 通讯员 常丽)网络技术工程师王城从原单位离职后,心存侥幸心理,接连违反竞业禁止规定,先后入职两家互联网公司,均被老东家发现。要求王城返还已经收到的竞业限制补偿金并支付违约金。

高管离职 身背竞业禁止令入职新公司

2010年5月中旬,即将大学毕业的王城(化名)成功拿到互联网行业知名企业L公司的Offer。7月1日,王诚一毕业就与L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合同约定王诚担任技术工程师,月工资一万元。同时双方签订了《竞业限制协议》,载明在双方劳动关系终止或解除后两年内,王诚需履行竞业限制义务,而L公司需向王诚支付每月三千元的竞业限制补偿金。如王诚违反竞业限制义务,需返还己经收取的竞业禁止补偿金并支付3万元的违约金。

工作后不久,王诚就参与了L公司多个重大项目,在行业内也开始小有名气,也成为了一些猎头公司的招募对象。

2015年年初一家猎头公司找到王诚,表示白云公司愿意重金聘请王诚担任其公司的技术总监,工作内容与在L公司的基本一致。

考虑到白云公司是互联网行业的新起之秀,2015年2月12日王诚向L公司递交了辞职申请。次日,L公司人事向王诚发送电子邮件,确认双方劳动关系于2015年2月12日解除,但告知其离职后需履行竞业限制义务。

王诚想到自己自己不是L公司的高管,而且L公司每天离职很多基层员工,于是抱着侥幸心理,于2015年3月1日入职白云公司。

参加行业交流会 被老东家“逮正着”

入职三个月,L公司按时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王诚在白云公司也混的风生水起。

2015年7月1日清晨,王诚刚拿起办公桌上的咖啡,突然接到了仲裁院的电话,仲裁员告知王诚,L公司已经以其违反竞业限制义务为由申请劳动仲裁。王诚十分诧异,自己入职以来从未与L公司有过交集,L公司是从何知晓自己的就业动向呢?

原来2015年5月中旬,王诚曾代表白云公司参加了一次互联网行业交流会,当日L公司恰巧在同一大厦的同一楼层的相邻会场举办新闻发布会,而王诚出入会场的过程中恰巧被L公司的人力总监张信(化名)看见,张信随意的瞥了一眼交流会门口的宣传海报,竟发现海报上赫然写着,“互联网行业交流会,发言人:王诚,白云公司技术总监”。随即,张信进入会场,对王诚的整个发言进行了录像。面对L公司出示的证据,王诚无言以对,承认自己违反了竞业限制义务,但希望能够协商解决。L公司念及王诚态度良好,表示愿意放弃违约金,但要求王诚返还已经收到的竞业限制补偿金,并要求其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王诚表示同意,案件最终以调解结案。

和解后再次违约入职新公司 不敢上社保

王诚从白云公司离职后,转行从事了销售工作,但心里总想着再干老本行。心存侥幸之下,2016年2月王诚再次入职一家互联网公司-小草公司,担任技术总监。

小草公司是互联网行业内一家名不经传的小公司,王诚相信这次肯定不会被发现。不成想半年后王诚入职小草公司的消息再次被L公司知晓,2016年9月L公司再次申请仲裁,但仲裁阶段L公司无法证明王诚入职了小草公司,最终仲裁驳回了其申请。

L公司不服仲裁裁决结果,提起诉讼,同时申请法院调取王诚的社保缴费记录,法院予以准许,但调取的结果显示,小草公司并未为王诚缴纳社保。

为躲避老东家“追查” 处处小心谨慎

正当L公司苦于无法证明王诚入职小草公司之际,一次偶然的机会,L公司得知小草公司所在大厦的物业公司规定,凡在该大厦办公的人员,如需停车均需办理停车证,同时需要出具在职证明,以证明其为大厦内用人单位的员工。L公司立即再次申请调查取证,法官前往大厦物业公司处调查取证,却发现王诚并未办理过停车证。L公司再次陷入被动。

法官找物业公司核对饭卡办理信息 证据坐实

正当法官和物业公司负责人查找资料之际,一名物业人员的话提醒了他们,“停车证不是每个人都办,饭卡倒是几乎每个人都有”。原来大厦内设有食堂,面向大厦内的用人单位开放,用人单位需提交员工名单,由物业公司统一办理饭卡。随即法官在物业公司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查找到了小草公司办理饭卡的人员名单,该名单加盖小草公司公章,并载明“以下人员均为我公司员工,请配合办理饭卡”,王诚的名字和身份证号赫然显示其中,再经查询,每月月初小草公司都会向王诚的饭卡中转账支付300元,备注为饭补,且每月都有不定额的消费。

面对法院调取的证据,王诚无言以对,只得承认自己违反了竞业限制协议。最终,法院判决王诚返还竞业限制补偿金,同时支付违约金3万元,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

法院提醒

人才竞争是互联网行业的重要战略之一,而竞业限制协议更是越来越多互联网企业避免人才流失的手段之一。合法有效的竞业限制协议无论对用人单位还是劳动者都具有约束力。一方面用人单位需承担及时足额给付竞业限制补偿金等义务,另一方面劳动者需要遵守竞业限制义务,如果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王诚明知自己需遵守竞业限制协议,依然持有侥幸心理,企图挑战法律,最终遭受了损失。换言之,竞业限制协议折射出诚实信用的精神,劳动者和用人单位都应秉持对协议、约定和法律的尊重,诚实守信,否则必将受到法律的惩罚。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责任编辑:向勤如(EN006)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法晚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1204457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02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聘人才| 法律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