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晚爆料台| 法晚邮箱
法晚网
首页>正文

罗晋谈热播剧《归去来》: 看王志文的侧面 仿佛看到了父亲

2018-05-2410:14:27来源:法制晚报

x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王磊) 近日,电视剧《归去来》正在北京卫视热播,该剧主演罗晋正在象山拍戏,刚刚结束某场戏的拍摄,便接受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的电话采访,虽说剧中角色书澈有错误的过往,但罗晋直言,书澈“三观极正,充满正能量”,不禁让人好奇,“清澈”少年书澈究竟会有怎样的故事,而这一切,罗晋在采访中给出了答案。

自己和书澈有相似处 生活中是不会演的人

“低调、从小很有教养,很有内涵,凡事都是靠自己”“三观很正,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充满了正能量”,这是罗晋对书澈的评价,也是观众对这个角色的普遍看法。作为一个还在成长中的青年,尽管也曾胆小、迷茫、犯错,在父母的庇护下逃过了法律的审判,但他始终心存忏悔,致力于摆脱出身自带的特权,希望自食其力,过上自己主宰的人生。

“这个人的成长从一开始去顺应,到后来去反抗,为自己做的一些认为对的事情而坚持,挺轴,很执着。”罗晋透露书澈和自己有很贴近的地方,“我自己也是一个非常耿直的人,三观也很正,有的时候特别执着。我在沟通上不会绕弯,也不会挂相,生活中我是一个完全不会演的人,书澈也是这样。一般人来说,如果是你自己不愿意做的事,但表面上看上去好像对你有好处,那你顺应就好了,书澈会选择不顺应”。

在书澈跌跌撞撞的成长之路上,有着两段截然不同的爱情,“对的时候遇见对的人才会有对的结果”是罗晋对两段感情的总结,他解释说,“感情这个东西其实最重要的是合适,不管是思想也好,精神也好。最重要的是三观。”与缪盈门当户对、青梅竹马,两人一同经历了美好纯粹、无忧无虑的学生时代,却无奈爱情遭利益绑架;跟萧清同甘共苦、日久生情,最终得以彼此携手,共同对抗现实生活中的污浊与阻碍,“也许第一段感情人生观价值观不一样,但是他依然会觉得那是爱,那是责任。结果最后三观的不同导致两人出现了问题。很幸运,书澈最后还是遇到了合适的人。”

看王志文的侧面 仿佛看到了父亲

“与角色共情”成为罗晋饰演书澈时最有力的铺垫,但即便如此,在表演上他依旧保持着精益求精的严肃态度,有时候导演已经通过的拍摄,他都会主动要求再来一条。为此,导演刘江还给了他一个“完美主义强迫症患者”的称号,而罗晋则笑言:“这是我强迫症的一面,希望能够更好,没准就更好呢。我跟导演两个人都有点强迫症,所以有可能的话就尽量不要留下遗憾,虽然遗憾不可能没有,但我们尽量得把遗憾留到最小。”

有合拍的导演,还有默契团队,罗晋用“庆幸”形容自己此次拍摄《归去来》的感受。谈及剧中合作的王志文、史可两位老戏骨,让他明白,演绎之路任重而道远:“突然遇到两位老师的时候,你好像又看到了前面有更长的路,因为本身我觉得演戏这条路其实真的没有尽头,走着走着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到头。当我看到他们的时候,我觉得路好远,我还要继续努力地往前走,我才能紧跟他们的脚步,所以说跟他们一起合作感触是真的,这是个任重道远的事。”他打趣说,在片场与王志文老师的相处,仿佛看到了自己父亲,“在片场快杀青的时候我跟王老师说,怎么突然一下,我看见他的一个侧面觉得长得有点像我爸。我爸也是个特别严厉的人,包括整个人的状态,他们的年龄也差不太多。感觉挺亲切的”。

“留学”挑战说纯正外语

每天把英语当音乐听在剧中重新体验了一把学生时代青涩的感觉,但身为留美学生的书澈,却也给罗晋带来了不小的挑战。“剧里有很多英文台词,而且他在那儿待的时间比较长,希望能够有一些美音的东西在里边。对于我一个英语特别不好的人来说,其实是有挺大挑战的。”为了将这些台词讲好,罗晋付出了很大的努力,“我经常会抓当地的工作人员让他们帮我把台词录一遍,我还不好意思老找一个人。然后我就每天拿着耳机把英语当音乐听,不停地循环。”

《归去来》的拍摄长达180天,尽管奔波周转困难重重,但和“一群热爱这个行业的人”一起工作,依然给罗晋留下了不少美好的回忆。在剧的后期,书澈到柬埔寨支教,那段日子虽说是书澈这个人物的低谷,但对罗晋而言却是很美好的拍摄记忆:“我很享受当时的状态,对于书澈这个人物来说,看上去是低谷,但在精神上又是一个升华的阶段,很矛盾。在整个拍戏的过程中,我穿得破破烂烂,每天开着船。那个船很难开,也很危险,但是我都是自己开,没有一次替身,我觉得很好玩,很喜欢那个状态。”自我评价目前还在起步阶段

接戏还是要看眼缘从演十五年,罗晋一直遵从专属自己的工作方式:“我现在饰演的角色挺多了,当然还是会有很多想要去做的角色,但最重要的是角色跟我本身的缘分吧。他如果能够打动到我,我当然会很希望能够有机会去跟这个角色接触一下。”

2018年罗晋开启霸屏模式,面对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对他是否已达到事业“巅峰”的提问,罗晋受宠若惊,连忙谦虚回应:“妈呀,我现在连走路都没学会呢。对于我来说,我现在还是一个胚胎,以后的路还很长。慢慢走,用力走,努力走,用心走,这条路是永远走不到头的路,它很艰难,但我们要努力地走下去!”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责任编辑:刘琰(EN004)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法晚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1204457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02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聘人才| 法律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