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晚爆料台| 法晚邮箱
法晚网
首页>正文

失明教师靠“背课”坚守讲台30年

2018-04-1612:22:19来源:法制晚报

x

批改哪名学生的作业时,郭岳会把这名学生叫到身边,同时叫上另外一名学生在旁边朗读,听到不对的地方便当面纠正

原标题:失明教师靠“背课”坚守30载

法制晚报讯(记者陈卿媛)32年前,热爱诗词歌赋、刚从师范学校毕业的“文艺青年”郭岳,满怀憧憬回到家乡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郭镇,成为一名人民教师。谁知不久后,他却因患病双目渐渐失明。眼前的黑暗挡不住郭岳教书育人的热情,这些年来他始终坚持站在讲台上,他所教班级孩子们的成绩也常年名列前茅。

人间四月,桃李芳菲。虽然眼睛看不到这些美景,但对郭岳来说,早已是“桃李满天下”。

如愿成为人民教师

偏逢眼疾失明

郭岳出生于1965年,他读书时家里条件并不好,但他的成绩却始终名列前茅。15岁那年,郭岳的父亲离世,他忍住悲痛刻苦学习,最终如愿考上蒙城师范。在校时除了正常的功课,郭岳还喜欢读诗歌、看小说、弹琴、吹口琴等。1986年,郭岳从师范毕业后回到家乡郭镇中学,成为一名人民教师。

工作后不久,郭岳有了自己的小家庭。正当他打算在三尺讲台上好好干一番事业时,厄运却随之而来:1990年夏季的一天,郭岳打完乒乓球后发现眼睛不适,眼前的东西突然变得模糊起来。在镇里的医院治疗过一段时间没有效果,郭岳又到县城里去看病。最终,他被确诊为双眼“视网膜晶体状变性”。这是一种相对罕见的视网膜变性,病变晚期患者会出现严重的视力丧失等。刚20出头的郭岳不甘心,连续跑到市里、省城甚至北京的大医院就医,但他的眼睛最终还是失明了。

1992年的一天,郭岳与他最好的朋友擦肩而过,但他已经完全看不清对方的脸了。想到失明后最熟悉的人都不再认识,郭岳心里非常难过。为了不离开热爱的教育事业,郭岳决定加倍努力克服困难继续教书。后来,他申请调到离家百米距离的郭寨小学,任教至今。

别人备课他却“背课”

最后课越上越好

从1990年到2000年,郭岳眼中的世界由阳光灿烂到暮霭沉沉再到黑夜无尽。他知道视力总有一天会完全消失,就不断刻意熟悉、记忆身边的环境。那时郭岳最喜欢清晨和夕阳西下的时刻:因为刚睡醒时眼睛特别轻松,看东西不会那么吃力;夕阳西下时,斜照的阳光也能帮他看清东西。

刚开始因为不适应,郭岳曾将黑板板书写得歪歪扭扭或者重叠,有候走到讲台边缘还会摔跤。因为很难看清书本上的文字,在家中备课时,他将100瓦的白炽灯几乎贴在脸上,眼睛再贴在书本上看书。但即便是这样,也只能看清部分文字,他只能依靠记忆,联系上下猜出整句文字,再加以背诵。就这样,郭岳从前的备课变成了“背课”。而这个“背课”又不仅仅是背诵那么简单,他还得分析、推敲,思考如何让孩子们也理解。

1997年,郭岳花两百多元给女儿买了一个复读机。发现复读机有录音功能后,郭岳便让妻子帮忙阅读课文和相关资料,并用复读机录好,他再反复地听、反复地背诵。这个复读机为当时视力几近丧失的郭岳,带来了不小的惊喜。2000年,郭岳的视力已经完全丧失,他买了一部手机,女儿帮他在手机里下载了一些音乐。郭岳学着使用手机时,发现手机也有录音功能,携带还方便,便放弃了复读机,改用手机来备课。他还请女儿帮忙在网上下载了一些小学语文课程音频,听着名师讲解课文,郭岳觉得备课跟听音乐一样让人快乐。

两年前,女儿给郭岳买了一部最新型的iPhone手机,其中的语音功能更方便他操作使用。之后,郭岳还学会了使用微信和百度,会自己上网查找备课资料。由于网上的信息太过于丰富,郭岳的眼睛又看不见,查找资料也往往需要消耗他很大一部分精力。

如今,郭岳对小学课文所有重点烂熟于心。他的视力虽然消失了,但课却越上越好。

课堂上用心互动

学生称其“有趣细心”

视力消失后,郭岳不但课前备课认真,在课堂上也更用心:除了给学生授课以外,他还很注重与学生的互动。郭岳善于提出问题启发学生们思考,也很鼓励学生们提问,对于所有疑问他都会耐心解答。在课堂上,郭岳经常会随机点名同学当着大家的面朗读或者默写,虽然看不见,但如果孩子读错了,他会适时纠正;有的同学在黑板上默写错了,坐在下面的同学也总能发现错误……在这样轻松愉快的教学环境下,郭岳的语文课特别受学生欢迎。

在批改哪名学生的作业时,郭岳就会把这名学生叫到身边,同时再叫上另外一名学生在旁边朗读。当听到不对的地方时,他会当面纠正。回到家中,妻子也会帮郭岳朗读学生作业,和他一起为学生纠误。

“郭老师教的课很有趣,很细心。”一名学生说,郭岳虽然眼睛看不见,耳朵却很灵敏。作为班主任,他会提前将孩子们的座位分好,上课时如果有同学做小动作或者窃窃私语,他能很敏感地察觉到并喊出同学的名字。

由于乡镇师资相对紧张,郭岳不仅要教小学六年级的语文课,还要上实践、品德和音乐课,现在他每周共有21节课。除了吃饭、睡觉,郭岳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学校陪学生度过。在综合测试中,他所带的班级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多次被评为优秀班主任、优秀教师。

郭岳的故事感动了不少人,他也因此获得了不少荣誉:2013年教师节,郭岳被郭庙乡政府授予“感动郭庙教育人物”光荣称号,并被县教育局评为“感动校园先进人物”;2014年,郭岳被县总工会评为全县“最美劳动者”,获评阜阳市“优秀教师”“最美老师”;2015年,郭岳获评“阜阳好人”称号;2016年12月,郭岳被评为“安徽好人”,并入选2016年安徽省年度十大教育新闻人物。

想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加倍努力获认可

在大多数人看来,盲人的行为一眼就可分辨。但郭岳却是腰杆挺直、行动自如,仅走路、做事的动作会慢一点。初次见面的人,往往很难一眼分辨出他和常人有什么不同。在学生们眼中,郭岳上课和其他老师也没什么不一样。郭岳上课时会注意尽量少走动,课间他还会和同学们一起跑操、做清洁。郭岳说,他想和普通人一样生活。

郭岳的家离上课地点只有一百米左右,几十年来,他对周边的环境已经非常熟悉,教室、会议室在哪里他也清清楚楚,只要不走出这个范围,他都能自如地行动。如今郭岳的女儿已经大学毕业,儿子还在上研究生,由于家中经济比较紧张,妻子离家在附近城市打工,郭岳只能独居家中。这些年来,家中吃的饭都是他自己做的,他还在院子附近的菜地里种了菜,洗衣做饭、饮食起居自己都能搞定。

习惯了和孩子们在一起,每逢长假郭岳都不太适应,“刚开始那几天想着能清闲下来,还是蛮惬意的。但是我眼睛不好不方便出去玩,假期长了很无聊,再加上总结上个学期的教书经验后,特别想在下个学期实施,所以假期一直都盼望着开学。”郭岳说。

郭岳的身体状况符合相关退休规定,但他一直坚持教学一线,“我当初上师范读书,都是国家给的钱,我读完书就应该报效社会,如果因为有点病什么都不干,对不起社会,我也失去了活着的价值。我尽最大努力去教书,学生学到东西了,还经常拿第一,我就很高兴。因为眼睛不好,如果我没教好,别人会觉得我是误人子弟,所以我要花普通人几倍的精力来教书,而且要比普通人做得更好,这样学生、家长和学校才会认可我。如果哪天我教的班级成绩排到后面,别人不说我也会离开,我不能误人子弟。”郭岳说。

本版文/记者陈卿媛

责任编辑:常林(EK008)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法晚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1204457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02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聘人才| 法律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