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晚爆料台| 法晚邮箱
法晚网
首页>正文

帅小伙约男子一夜情后疑患艾滋 哭着吃阻断药28天

2017-12-0114:10:10来源:钱江晚报

x

(原标题:杭州高帅男孩一夜情后怀疑患上艾滋!服用阻断药的28天他生不如死,天天哭着骂自己活该)

12月1日是第30个世界艾滋病日。

尽管药物控制法可以有效降低艾滋病患者死亡率,但我国每年新发现感染者仍在10万人以上,世界新发现感染者达180万人。

每年的12月1日之前,浙江爱心工作组负责人王龙都会统计近一年时间里的工作数据——今年他们对杭州3700多位男同进行艾滋检测,其中初筛阳性200余人。

根据疾控部门每年公布的艾滋疫情,男男同性性传播总是处于高流行水平。

在检测报告单是否阳性的最后确诊之前,HIV阻断药似乎成为了这个人群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王龙说,阻断药价格贵、有副作用、使用时效有限制,可对那些前来寻求帮助的人们来说,这是最后的补救措施了。

24小时之内

服用阻断药才有效

“这是初筛结果,最后到底是不是艾滋病,还得由杭州市疾控中心确诊。”王龙是浙江爱心工作组负责人,这个依托于杭州市疾控中心的志愿团队,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在男同活跃场所分发免费安全套、做免费艾滋病检测以及宣传普及相关知识和信息,“我们用疾控提供的试纸做了这么多年初筛,只有1例最后确诊为假阳性,准确率还是很高的。”

在这间位于刀茅巷103号的志愿团队办公室里,几乎每天都有男同找上门来寻求帮助,大多数人都是在高危性行为之后抱着惴惴不安的心理前来做检测的,这间小小的办公室,就是这个特殊人群在面对HIV时的最后缓冲带。王龙和他的同事们见过太多如释重负的微笑,也见过太多后悔的眼泪。

“一定要戴套啊。”王龙对每一位前来咨询、检测的人都这么说,这道理谁都懂,可在怕麻烦、追求快感、侥幸心理面前,一次次没有防护的性行为将他们暴露在HIV病毒的阴影之下。

最后的办法,只能找阻断药。

大四在校生小刘就是在王龙的推荐下最近一位服用HIV阻断药的例子。

今年6月,小刘和他相处多年的男朋友分手了,“心情特别低落,特别难受。”

这位高高帅帅的大男孩打算用一次放纵掩盖失恋的痛苦。分手的那天晚上,小刘打开了手机上的同志交友APP,这个APP在男同圈里很流行,每个人使用它只为了最彻底的欲望,所以用它约起来,也格外简单直接,单刀直入。

“约吗?”

“哪个宾馆?”

两三句话,一次随性的一夜情就做好了铺垫。

小刘约到了另一位男伴,开房、过夜,一夜放纵之后,担心、害怕、悔恨的感觉把小刘淹没了。

一夜情结束之后,小刘满脑子都是自己确诊HIV的画面。

通过APP上的“HIV检测”指引,小刘找到了浙江爱心工作组,“HIV病毒有潜伏期,你还不到24小时,检测不出问题,但服用HIV阻断药还来得及。”从王龙这里,小刘第一次听说了定点医院里有HIV阻断药。

确实有需要

杭州的定点医院会开药

在杭州,要找到这些药并不容易,只有两家定点医院会开出相应处方,而按照规定,阻断药也只提供给感染艾滋病毒的孕妇和医生、警察等职业暴露人群。

“虽然没有相应的规定可以提供给其他人群,但当他们确实有需求的时候,我们也会开出处方。”其中一家医院的感染科负责人告诉钱江晚报记者。

阻断药的价格并不便宜,服用满28天的药需要4000多元,好在学生党小刘的信用卡额度足够支付,“当时还没想过这笔账单要怎么还,能买到就谢天谢地了。”

小刘买到的阻断药有两瓶,一天要服用一次,还没来得及细看说明书,他就先吞服了一颗药丸,“这才感觉轻松了一些。”

小刘又专门买了一个药盒,将药片全部倒了进去,“还住在宿舍里,不能让同学们看到了。”

服药后的第二天,副作用开始出现,小刘的肚子开始隐隐作痛,“没有胃口吃饭,只能喝些热水才缓解一些。”

第三天,小刘的脑子也有些晕晕乎乎了,“困,但是又睡不着,特别难受。”

白天昏昏沉沉,到了晚上依旧不好受,“睡得特别浅,宿舍里有人翻个身我就醒过来,再入睡就更难了,白天的时候还是装作和大家嘻嘻哈哈的没有异常,晚上才敢偷偷哭几声,骂自己傻,骂自己活该。”

要吃28天的药

有人坚持不到3天

王龙特地给小刘打了几次电话,鼓励他坚持这28天的服药不要间断,“今年2月份的时候,有一个28岁的小伙子找到我们,想做检测。我看他这次高危性行为是在24小时之内的,也推荐他去定点医院买阻断药。”王龙说,可他只吃到第三天,就坚持不下去了,“他说胃不舒服,又觉得不会那么倒霉,就擅自停药了。”两个月后,当他再做检测时,结果是阳性,他在王龙的办公室放声大哭。

小刘没有擅自停药,他不敢拿下半生的幸福做赌注,“恶心、头晕、肚子疼只能忍着,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就看小说,强迫自己不去想身体、心理上的难受。”

第28天服药结束的时候,小刘在操场上跑了五大圈,出了一身的汗,连袜子都被汗水浸湿了,“流了这么多汗,算是和这28天做一个告别,心理、身体总算撑过来了,像是渡了劫。”他用自己爱看的玄幻小说“术语”做了总结。

HIV阻断药不同于“事后避孕药”

事前的措施远比服用阻断药要重要

所谓“艾滋病阻断药物”,是一系列抗病毒药物,其原理是对艾滋病毒在人体内自我仿制的各个进程进行搅扰,使得进入人体内的艾滋病毒不能正常增殖。也就是说,阻断药物本来并不能杀死艾滋病毒本身,而只能是维护人体,防止构成病毒传染。

HIV属于逆转录病毒,从“经过黏膜、创伤等处进入人体血液”,到“构成HIV传染”,需要经过7个进程,而只需要中止这7个进程中的某一步,就能防止构成HIV传染。

目前,有效的阻断时机应为高危行为后72小时,越早越好,24小时之内最佳,阻断效果99%。

有了HIV阻断药,就能当“事后避孕药”用吗?在王龙看来,这样的想法实在不可取,“性行为之前有安全意识、安全行为才是最保险的,阻断药是实在没办法时的最后一步,之前有那么多机会可以预防,为什么还要到这一步呢?”

小刘没有擅自停药,他不敢拿下半生的幸福做赌注,恶心、头晕、肚子疼只能忍着。

责任编辑:刘琰(EN004)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法晚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1204457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02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聘人才| 法律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