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晚爆料台| 法晚邮箱
法晚网
首页>正文

中国医生国际航班上两度救人:救死扶伤是应做的

2017-10-1815:44:58来源:北京青年报

x

  中国医生乘国际航班两度救人

  在往返途中分别救助两名发病乘客 吴小波称救死扶伤是医生应做的

  在刚刚过去的国庆假期里,无锡市人民医院胸外科副主任吴小波和妻子乘坐国际航班探亲,在往返途中,两次救助突发疾病的乘客,被网友称赞为“三万英尺未穿白大褂的医生”。

  出国航班遇乘客突发“脑梗”

  9月29日,无锡市人民医院胸外科副主任吴小波和妻子乘坐美联航飞机飞往美国,在这架飞机上,他救助了来自三万英尺高空的第一位病人。

  如果不是儿子得了自发性气胸,吴小波也不会坐上这班飞往美国洛杉矶的飞机。

  “他在美国读书5年,我一共去了两次,一次是今年5月份的毕业典礼,第二次就是这次他生病出院”,吴小波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这个病情的后期保养很重要,他这次和妻子去探亲,主要是想看看儿子的痊愈情况。

  “十一”黄金周对吴小波来说,已经是一年最长的假期了。作为胸外科副主任,他几乎每天都有手术,“平时很少请假”。

  飞机广播寻找医务人员的前5分钟,吴小波还在闭目养神,回顾着放假前刚做完的那场手术的全过程,听到广播后,他立刻离开座位来到那个乘客的身边。

  他是这次航班唯一的医生。

  乘客是一名约50多岁的男性美籍华人,突发呕吐症状,身边的人多数以为这位乘客只是“吃坏了肚子”或者“胃不好”,并没有引起太多注意。

  吴小波握住患者的手,询问他“哪里不舒服”,用听诊器、血压计对他进行常规检查。当吴小波发现患者已经口齿不清、神志恍惚,并且右边的手“不能使上劲”,身体右半边“不能动”时,初步判断,患者不是普通的呕吐,而是脑梗。

  “脑梗的人,如果不及时救治,会留下后遗症,严重的更有生命危险”,吴小波看了看表,距离到达洛杉矶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而飞机上的急救物品清单里只有简单的糖水盐水和治疗心脏病等急救药物,他用“不太流利的英语”极力跟乘务人员解释,“患者需要尽快下飞机治疗”。

  飞机离最近的旧金山也有两个小时的路程,在降落旧金山之前,吴小波将患者身体放平,给他盖上了衣服保持体温,并将飞机上的简易氧气筒拿来对患者进行吸氧治疗。

  最终,飞机抵达洛杉矶晚点两个半小时,全舱乘客,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没有一人表示不满。

  回国途中出手施救晕厥乘客

  10月10日,吴小波在探亲回国的航班上,再一次听到了寻找医务人员的广播。他又一次站了起来,第二次参加了高空的急救。

  “患者是一位年轻的中国女性,初步诊断为‘一过性’晕厥”,像上次一样,吴小波用听诊器和血压计对乘客进行了简单检查,从心率和血压来看,乘客并无大碍。

  吴小波在询问乘客的丈夫后得知,这些天他们旅游劳累,再加上飞机处于高空,机舱内空间小,比较闷热,所以乘客“一下子晕了过去”。

  吴小波让乘务人员把乘客带到乘务员休息室,那里空间大一些,并给乘客口服适量糖盐水,乘客逐渐恢复过来。

  吴小波告诉北青报记者,当时,患者的丈夫急得不知所措,吴小波除了安慰患者,还要反复安慰她的丈夫,“没有大问题”、“不要太紧张”、“休息一会儿就好”。

  “脱下白大褂我还是医生”

  这两次经历,让吴小波难忘的是,出国航班的美国乘务长拍着他的肩膀说“good job”(好样的),让吴小波意外的是,回国航班的乘务人员专门为他送了一个果盘作为感谢。

  “穿上白大褂,我是一名医生,脱了,我还是”。吴小波说,他只是做了他应该做的,在飞机上条件受限,设备不足,但他仍然尽力而为。

  当天下午,吴小波在微信朋友圈发文:医者仁心,医者仁德,医者仁术,医者仁人。作为医者,不仅要在工作岗位上为患者解除病痛,在任何时候都会有需要我们的可能,也许飞机上没有条件为患者做进一步的治疗,但我们的出现,至少能为患者做一些临时的处置,为患者争取有利的时间,我们的出现,至少能安抚患者和家属焦急、紧张、恐惧的心情,能稳定包括机组人员和部分乘客在内的人的情绪!我觉得“我能”!

  但鲜有人知道,这个没穿白大褂的医生,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争分夺秒救助病人的同时,也要努力克服自己内心对高空的恐惧。

  “我平时很少坐飞机,能乘坐地面交通就不会选择高空飞行”。吴小波说,听到广播,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时,打了个趔趄,但想到自己是飞机上唯一的医生,就迈稳了脚步。

  对话

  吴小波:如果不及时救 他就会有生命危险

  无锡市人民医院胸外科副主任吴小波在赴美探亲的往返途中两次出手救助突发疾病的乘客,被网友称赞为“三万英尺未穿白大褂的医生”。17日下午,吴小波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称,救死扶伤是一名医生应该做的事情。他认为最值得“点赞”的应该是乘务员和乘客。

  北青报:你的医生职业生涯是哪年开始的?大概每年做多少台手术?

  吴小波:我从大学毕业就进了无锡市人民医院胸外科,职业生涯已有28年了。大概从2007年开始,我就负责食管的专科手术,每年大概要做300多台。

  北青报:你既然是胸外科专门负责食道手术的大夫,对于患者其他病情的判断和急救有信心吗?

  吴小波:对于我们医生来说,急救是最基本的技能。对于其他病情的判断和治疗则是我们的综合技能。我们在学习阶段,都是需要各科轮转和实践的,所以我们并不缺乏对于其他病情的最基本的判断和治疗经验,这点请患者们相信我们每一位医生。

  北青报:在飞往美国的航班上救人时,患者情况危急,有没有考虑过是否会出现危险?

  吴小波:患者情况确实危急,如果不及时救治,会有生命危险。但正因为这样,我当时根本没有时间考虑其他的问题,更多的是患者的生命安全。当时把他送下飞机后就失去了联系,到现在我仍然牵挂着这位患者的病情,但我也相信他在得到及时治疗后能够康复。

  北青报:当时提出让患者“尽快下飞机治疗”时,对于航班紧急降落的应急措施了解吗?

  吴小波:我当时并不了解,只是从患者的角度出发,站在医生的立场上,提出,患者“越早治疗越好”,当时机组人员听取了我的建议,迅速与航空公司联系,决定就近降落旧金山。

  后来我了解到,在飞机航班上,专业医生紧急施救的情况不常见。如果有乘客突发急病,机长一般会依据病情和医生建议,采取紧急降落、申请临时空中专用航线或继续飞行等不同的应急措施。

  北青报:坐飞机一个来回遇到两次救人的事,你怎么看这次经历?

  吴小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分内之事。但这次经历最值得“点赞”的不应该是我,而是乘务员和乘客。乘务员看到乘客有突发病情时第一时间为患者寻找医生,乘客们也对救助积极配合,对飞机晚点表示理解,这是我认为此次经历最“正能量”的地方。

  北青报:你认为高空救人和医院救人有什么区别?哪个更让你有成就感?

  吴小波:高空救人和医院救人都是为患者服务,都让我有成就感。不同的是,医院救人是经过多次治疗实现患者的逐步康复,最后将病人治疗好了,我们做医生的也很欣慰。高空救人可能只有一次机会对患者进行紧急救助,如果能及时帮助病人渡过难关,也会让我们很有成就感。

  

责任编辑:冯微微(EN067)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法晚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1204457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02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招聘人才| 法律事务